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往无前

 
 
 

日志

 
 

人生中的第一次一百分  

2018-02-10 07:50:16|  分类: 怀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中的第一次一百分

——走出艨艟少年的误区

邓连朝

骑车穿行在从学校到家庭的路上,一路躲闪着车水马龙的拥挤,看着孩子们缠着家长买着好东西,真切感受到年关的临近。一时间,我便穿越回四十年前的艨艟少年时代。

1977年的腊月底作为前胡小学二年级的一名学生我与本村的其他同学,来到摇鞍镇公社后西大屯中心参加了年终联考。在这次考试中我的数学考了100分,语文94分,平均分97分,位居全班第二名,也是整个后西大屯中心(包括前后胡、前后榆、前后屯6个村小学)的第二名。而且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考了一百分,正如我姐姐说的“好啊,长尾巴啦”那种自豪,那种兴奋,那种骄傲无以言表。

在优异成绩的背后,则是我们前胡小学老师的超负荷付出,虽然他们都是一个月才吃78元钱的民办教师,但是工作热情和敬业精神却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尽管他们都是本村的,却长年累月地以校为家,无论什么时间到学校,我们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尤其是邓香玉老师和马瑞宾老师她们还住在学校宿办室里,每每到深夜还看到她们在昏黄的煤油灯下,认真备课,批改作业的忘我工作、无私奉献的情景。在我的印象里,我们每次考试,上午考的下午准能知道分数,下午考的第二天一大早就发下来批改完的试卷了,真正做到了堂堂清、日日清、周周清、月月清的四清。可见,我们那时的老师是多么勤奋和敬业!

为了让我们在年终考试时能够考出成绩,她们先让我们就近分组集中到一家进行学习,她们不辞劳苦定时深入到每个小组所在家庭检查学习情况。20世纪70年代没有路灯,地上又高低不平的,一次次的巡查可想而知是多么的艰辛!大概进了腊月,为了便于指导,让我们这些二年级学生也像高年级学生一样到学校上夜自习。每人一盏小煤油灯,从家门到学校教室,一路上用小手捂着闪烁的灯火,在十冬腊月的寒夜里穿行。因为担心没有灯罩的灯火灭了,走起路来自然是磕磕绊绊深一脚浅一脚的。就这样也每每走不到学校就灭了,只好抹黑到学校。在学校教室里,如果不小心用手碰了鼻子或脸部,自然弄得一抹黑,同学们之间则相互嘲笑着。累并快乐着,可谓是我们当时求学的真实写照。

然而这样的乖孩子形象远远不是我本来的面目。在1977年春天以前,我虽然念了二年书了,按说该上小学三年级了,可是因为贪玩,成绩一趟糊涂,被勒令降级重新念了个小学二年级,才出现了上述的“优异成绩”。

1975年春天入学的我,正赶上文革后期,学校里要么抓阶级斗争,要么搞什么农业学大寨,我们小学生夏天帮生产队里拾小麦,秋天里摘棉花,冬天里帮学校喂猪。一句话当时正常上课的时间很少,因而我的贪玩本性也得以发扬光大起来。我们小学的负责人是邓连兴老师,我们这些爱逃学的小学生,专门盯着他,一旦发现他有事离开学校了,我们便疯狂起来。“老师走了,我们解放了”于是乎,我们就溜出学校,跑到庄稼地里玩打仗游戏,模仿着电影中的情节,冲啊,杀啊的玩个天昏地暗。这还不算过分,毕竟没有离开学校有多远,一旦看到老师回来,我们赶紧马骝地返回教室装作一本正经学习的样子。偶尔有些“叛徒”揭发我们,自然免不了受到一些惩罚。那时的家长都不到学校找老师的事,犯错了被老师揍了活该挨揍。当然我们也要搞秋后算账,斗争叛徒“蒲志高”一番的,当然又会陷入新一轮的被老师惩罚。

这些暂时不说,我们有时因为玩的太嗨,忘乎所以,甚至老师走到面前也浑然不觉,被抓个现行的屡见不鲜,我们就是这样在与老师捉迷藏中朦朦憧憧消磨时光的。有次有人说摇鞍镇一个大水坑里有什么好玩的蒲毛穗,我们就一路跑着跳着前去寻找,自然是无疾而终。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头一次看到了骆驼,看着它们怪怪的样子,少见多怪地议论不已。这些荒唐的艨艟少年时代的“丰功伟绩”,消磨了本应好好学习的大好时光,现在想来追悔莫及。

不幸中的万幸的是,我在上小学二年级时文革就已经结束了。1977年恢复高考,教育又步入了正轨化。“浪子回头金不换”,在老师们的督促下我们终于走出了艨艟少年的误区,走上了人生健康的发展的快车道。更庆幸的是,我们的那些启蒙老师,尽管拿着微薄的民办教师工资,却不舍昼夜地辛勤教导我们。他们快乐着我们一点一滴的进步,快乐着我们的茁壮成长。就在我们这所小小的前胡小学先后毕业出来的后来考上大学或中专跳过龙门的——脱离农业的就有本人、邓元超、邓香玲、马瑞涛、郭兰洲、邓东霞、吕爱琴、邓明霞、邓立忠等人,还有邓英粉、邓海英、邓东旭等人掌握了一门技艺也脱离了传统的土里刨食或现在的打工状态。每当我们这些发小在一起喝年酒、闲说话、侃大山时,无不从骨子里感谢我们的这几位启蒙老师。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弹指一挥间,四十年过去。我们早已为为父为人母了,甚至我们已经是老教师了,回想往日的荒唐实在汗颜。但是老师的教导我们却终身不敢忘记,1993年师专毕业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拜访在仓上小学教书的我的启蒙老师马瑞宾,表示衷心的感谢。我的第一次一百分就是她教出来的。此后,一发而不可收,次年在后西大屯中心比赛时我一举获得了全区第一名的好成绩,名闻乡里,把艨艟少年的荒唐帽子扔到了九霄云外。

谢谢你给我的爱,今生今世我不忘怀!谢谢你给我的温柔,伴我度过那个年代!”怀着感谢党和国家,感谢恩师的感恩之情,重温走出艨艟少年的误区这段时光,回想大半生的风尘仆仆。唯有老牛自知夕照晚,不用扬鞭自奋蹄,不遗余力地干好本职工作,才能对得起这个伟大的时代,才能对得起启蒙老师的辛勤培养。 

201829日星期五于临西四中值班室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